小金体育

小金体育 > 新闻 > 港闻 > 正文

家人弃恶煞打无综援 断手露宿者:只求有啖饭

2020-12-25 04:23:53大公报 作者:卢建辉、黄浩源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圣诞节本是普天同庆的日子,惟暴疫后的香港,经济下滑,贫穷人口创11年新高,露宿者愈来愈多。被家人遗弃的简伯露宿街头三年,靠自己一双手执纸皮过活;怎料,日前与一名“的哥”因噪音问题起争执,理论间被打至口肿脸肿,右前臂更被打断骨。简伯欲申请综援又不符资格。平安夜不平安,圣诞节不快乐。无力执纸皮,简伯手停口停,“只求有啖饭!”

天气预报,今年大除夕及元旦气温将急降,露宿者不怕冷吗?简伯简单一句回答:“不怕,我习惯了。”现年69岁的简伯,是一名露宿者、拾荒者、长期病患者,在西湾河的行人隧道已露宿三个年头,无儿无女,有八名兄弟姊妹。现时他被贫血、糖尿病缠身,年轻时从事俗称“三行佬”的水喉工,但中年因患上坐骨神经痛(椎间盘突出),行动不便因而失业,开始靠执纸皮维生,即使年老多病,仍坚持“有能力嘅都想靠自己搵食”。

医院求诊 露宿处财物被偷

“个的士司机泊低架车,佢讲嘢好大声嘅,我去完厕所经过,只系想叫佢可唔可以细声啲,因我瞓嗰度好近。点知我哋理论咗一阵,佢就一拳打向我左边脸,佢郁手我咪捉住佢件衫,想搵人报警,之后佢拎起一个钢煲,打我只手再大力推开我,之后就走咗。”简伯忆述上周日被恶霸打断手的过程。

露宿者常被指为社会寄生虫,但简伯却从不依靠社会福利,只忧心养伤期间手停口停:“依家只手断咗,连纸皮都执唔到”。

倒霉透顶,他到东区医院求诊期间,露宿的位置被贼人偷去假牙、金钱等财物,估计是有人“整蛊”或报复;简伯坦言早前露宿的位置曾被淋白油,他已习惯受社会唾弃。大除夕及元旦气温将急降,简叔又要面临饥寒交迫的节庆。

一心自食其力的简伯,基于受伤不能工作,无奈地放下尊严,希望倚靠政府援助,却惨食闭门羹。“问过啲社工,佢哋话我无住址,帮我申请唔到援助。”面对哭诉无门的境况,简伯并没有怪责谁,只慨叹一声:“香港对老人的福利不足,老人又多。我有气有力,可以靠自己,都唔好意思问政府攞啲咩福利啦。”

申请综合社会保障援助(综援)却未能提供住址遇到审批困难的问题,一直为人诟病,令无家者陷入绝境。不过,记者了解后发现简伯并不是无家者,只是“有家归不得”,成为申请综援的绊脚石。

有楼被迫走 无资格申综援

原来简伯的双亲离世后,遗下铜锣湾鹅颈桥附近一旧楼共五个单位,他称由包括他在内的八名兄弟姊妹共同持有。

简伯未做街友前居住于上址的僭建平台,后来收到清拆令,但简伯被家人排挤,最终沦落街头。“唔好理佢哋(家人),我对上有三个阿哥、一个家姐,我对层楼无话事权,旧楼还原后就租晒出去,无留畀我,亦无分钱畀我。但层楼有我个名,现时援助攞唔到,社工对我讲,‘你有五个单位揸住,每个200万加埋都值1000万啦’,真系无晒办法……”

事实上,简伯可就物业的得益,循法律途径追索属于自己的份额,惟他称不舍以亲人关系作赌注,“切肉不离皮,唔通同佢哋反面咩。”他选择忍耐,与众兄弟姊妹自2014年起再没有联络。

“屋漏更兼连夜雨”,被迫露宿街头、无家可归的简伯,因食环署收到市民投诉,今年以来已被驱赶三次。记者到访当日,刚好遇上食环署人员对他发出《移走障碍物通知书》,要求他30天内移走物品,又劝他别再“执垃圾”。

简伯说曾向家人要求放弃物业的拥有权,索性将他的名字除去,以便申请综援,可惜并不成功。他兴叹了一声“见步行步”……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